死人失语,阅者无法向阳

吃的cp非常多,想到什么写什么

咸鱼写手,喜新厌旧怪

痛经到打滚,回想起去年感冒写文报复社会的事

 

咬开的花椒

被挑出的香菜

和讨厌的生姜


对,

全部都是你 : (

 

我还活着,定期冒泡,没啥写的,原创太累。

 
2019/1/6    

【明唐】回来

很久没有写东西了写得很不顺手,

拖拖拉拉的半个月改来改去的,

这种事真的不能偷懒啊叹气

清水向/短

------------------------------------------------------------


“我回来就找你,你要等我。”


陆三千是没有可以回去的地方的。


从前,是有的。


他的师父,他的师姐,他的师兄,他的师妹。

他们会一起穿行在龙门荒漠漫天的黄沙中,几乎要吞噬一切的风沙席卷而来铺天盖地遮蔽了天地,弯刀割断手中喉咙时鲜血喷洒出来,冷冷的月光洒落在他身上,他的脸上不可避免地...

 

当卧底的每天都在吃狗粮(2/2)


其实老板并没有我说的那么二逼兮兮的。

老板崩人设的时候看上去其实还是水平线的智商的,而老板不崩人设的时候就喜欢穿得特别佛系过着养生的生活,然后笑得人畜无害,看上去就很黑道大佬,气质就很可怕。

我怀疑这就是为什么警局要派我来当卧底。

因为有这样的一个老板怎么看都不会像是什么正经公司,哪怕它真的就是一个正经公司。

老板娘就不一样了,他什么时候看上去都正气凛然不容侮辱,真是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绝色莲花,气质就好的不得了了。

真是喜欢老板娘啊嘻嘻嘻嘻嘻。

不过就算是老板娘这样的大美人,只要他和老板一块儿出现疯狂给办公室里的人塞狗粮我就还是会抑制不住地暴躁。

尤其是我们...

 

当卧底的每天都在被迫吃狗粮(1/2)

当卧底的每天都在被迫吃狗粮



我是江小白,是的没错,就是这么又蠢又白还不费脑子有点像是狗的名字的名字。

我很不想承认,但是我没有改名的机会,因为我已经被注册成商标了。

我怀疑给我起名的那个人脑子可能进水了,要么就是傻白甜的霸总小说看多了。

其实老实说这个名字还可以,但是在这个耽美的世界里,这个名字的每一个笔画都有一股浓浓的BL清纯白莲受的气息。然后,我,很不幸地,长得也有点清纯又白莲。

我,是一个,皮肤白皙,腰细腿长,唇红齿白的一个小娘炮。


我一直搞不懂为什么我要长成这个样子。

手动黑人问号脸。

我特么是个卧底啊!!我怀疑作者...

 

不知道我的粉丝里有多少是活的

出现一下,证明我没有弃号,一直在窥屏

开学军训之类的,大概十月才能开始写文吧?

其实我只是很不想再在手机上码字了_(:з」∠)_

 
2018/8/8 1  

【炮灰攻系统】【乔望舒】错骨 八 (完结)


烂尾警告

 

宋观第二日醒来的时候脑子疼得厉害,浑身说不出来的酸软无力。偷偷瞄了一眼睡在身边的乔望舒,心里直叹喝酒误事喝酒误事。乔望舒虽然还睡着,但手一直圈着宋观的腰,宋观动了几下发现挣脱不开,也就随他去了。

他躺在床上怔怔看着头顶,上头细细描着大朵的缠枝菡萏,好看也不是很女气。宋观想过去那么多年里,乔望舒对他一直都很好,昨晚稀里糊涂地把事办了,这样好像也定下了关系。乔望舒绵长的呼吸近在耳边,喷得宋观有些痒,他没忍住动了动,正好把半梦半醒的乔望舒惊醒了。

乔望舒眨了眨眼睛,含含糊糊地开口问:“怎么了?”

宋观:“没什么,就是在想我们这算不算在一起了。”

乔望舒回过神...

 

© 一颗柠檬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