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柠檬绿

死人失语,阅者无法向阳

吃的cp非常多,想到什么写什么

咸鱼写手,喜新厌旧怪

大家好我还活着。

我开始打剑三了,入坑一个月了。

突然觉得可以当做我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当卧底的每天都在吃狗粮(2/2)


其实老板并没有我说的那么二逼兮兮的。

老板崩人设的时候看上去其实还是水平线的智商的,而老板不崩人设的时候就喜欢穿得特别佛系过着养生的生活,然后笑得人畜无害,看上去就很黑道大佬,气质就很可怕。

我怀疑这就是为什么警局要派我来当卧底。

因为有这样的一个老板怎么看都不会像是什么正经公司,哪怕它真的就是一个正经公司。

老板娘就不一样了,他什么时候看上去都正气凛然不容侮辱,真是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绝色莲花,气质就好的不得了了。

真是喜欢老板娘啊嘻嘻嘻嘻嘻。

不过就算是老板娘这样的大美人,只要他和老板一块儿出现疯狂给办公室里的人塞狗粮我就还是会抑制不住地暴躁。

尤其是我们...

当卧底的每天都在被迫吃狗粮(1/2)

当卧底的每天都在被迫吃狗粮



我是江小白,是的没错,就是这么又蠢又白还不费脑子有点像是狗的名字的名字。

我很不想承认,但是我没有改名的机会,因为我已经被注册成商标了。

我怀疑给我起名的那个人脑子可能进水了,要么就是傻白甜的霸总小说看多了。

其实老实说这个名字还可以,但是在这个耽美的世界里,这个名字的每一个笔画都有一股浓浓的BL清纯白莲受的气息。然后,我,很不幸地,长得也有点清纯又白莲。

我,是一个,皮肤白皙,腰细腿长,唇红齿白的一个小娘炮。


我一直搞不懂为什么我要长成这个样子。

手动黑人问号脸。

我特么是个卧底啊!!我怀疑作者...

不知道我的粉丝里有多少是活的

出现一下,证明我没有弃号,一直在窥屏

开学军训之类的,大概十月才能开始写文吧?

其实我只是很不想再在手机上码字了_(:з」∠)_

repo

本子的份量真的超棒!砖头本无疑了
封面简直美得心肝颤,不知道为什么总会联想到魔法异大陆之类的hhhh
硬皮书简直是心头好,感觉非常挺括。有些本子是可以放在书架上永远收藏的,包括这本《蹈海》
印象最深的应该是《纯洁》,当时简直惊为天人,又随性又缱绻。
去年开始粉太太,每一个原创都温柔又美好,非常喜欢您 @蹈海

悲(かな)しいとき,
苦(くる)しいとき,
素直(すなお)になれない,
背中(せなか)を見(み)てるから。

记个坑,无存稿。不定时开更,烂尾也不坑。

掐指一算,两个坑了。

大头可爱

【炮灰攻系统】【乔望舒】错骨 八 (完结)


烂尾警告

 

宋观第二日醒来的时候脑子疼得厉害,浑身说不出来的酸软无力。偷偷瞄了一眼睡在身边的乔望舒,心里直叹喝酒误事喝酒误事。乔望舒虽然还睡着,但手一直圈着宋观的腰,宋观动了几下发现挣脱不开,也就随他去了。

他躺在床上怔怔看着头顶,上头细细描着大朵的缠枝菡萏,好看也不是很女气。宋观想过去那么多年里,乔望舒对他一直都很好,昨晚稀里糊涂地把事办了,这样好像也定下了关系。乔望舒绵长的呼吸近在耳边,喷得宋观有些痒,他没忍住动了动,正好把半梦半醒的乔望舒惊醒了。

乔望舒眨了眨眼睛,含含糊糊地开口问:“怎么了?”

宋观:“没什么,就是在想我们这算不算在一起了。”

乔望舒回过神...

【炮灰攻系统】【乔望舒】错骨 六

乔望舒进了圣教之后,宋观就很少见着他了。对方似乎也不是故意躲着他,只是不知怎的,就是很难碰的上。
宋观有空去找乔望舒的时候,对方总是在顾长老那里泡药浴,要么就是在刑堂做事。宋观这么一个天天游手好闲不务正业的教主不好意思去打扰别人正经人,只好捧着自己一颗对姚妹妹牵肠挂肚的心灰溜溜地回房。有时乔望舒也会来找他,也很不巧,宋观那时候不是被裘长老说教就是被铺天盖地的折子书信埋得昏天黑地。
不过,乔望舒生辰时还是见上了一面。宋观一直记得那个微不足道的小愿望,于是在那天专门带了自己雕的一只小玉牛,准备送给乔望舒。
宋观到了刑堂,听人说姚小姑娘不在,于是跑到顾长老那里去,顾长老刚走不久。
而那时乔望舒刚泡完药...

【炮灰攻系统】错骨 五

虞城是没必要再去了,宋观带着乔望舒直接回教。因着乔望舒有伤,所以宋观专门找了辆马车来,马车本就比不上骑马,这行程便一拖再拖。小毛驴也走得慢悠悠,一行人足足晃荡了十来天。
宋观借着小姑娘的光蹭了马车坐,这一背井离乡的路途上,看着身后车轮带起的滚滚尘土,姚小姑娘愈发寡言。宋观接触的女孩子一向少得可怜,也不知道该怎么哄人。姚小姑娘对宋观还是比较亲的,会微微笑也会说几句话,可是她不知道,她一笑旁人更心酸。
这日他们经过了一处小城镇,此时已将近圣教,姚小姑娘不知怎么了心情有些不大好。她躲在马车里躲了一天,本来宋观想叫她下来透透气顺便逛逛也被不冷不热地拒了。宋观磨了她好久,最后姚小姑娘开口说了:
“哥哥,...

今天从三清山回来了。
昨天在山里走了五个小时的栈道,景色确实很好,天气也是挑得绝妙。原本大家还有点遗憾因为不是晴天,但事后我觉得多云简直妙不可言。走在栈道上可以看见起伏的山上弥漫着茫茫白雾,顺着风轻柔地移动穿过周身,微微凉,有种被净化的感觉。
裸露的岩石也很美,光滑纹路清晰。山脊像是一条巨龙卧趴,偶尔露出它的坚定。
远望是灰蓝色的天空和山脉的剪影。
坐缆车时看到脚下踩着深谷高山,林浪随风,没有任何恐惧,除了几乎要尖叫的惊喜。
昨天上午还下了几分钟的小雨,凉丝丝的。
今天坐客车回来时正在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脑子里蹦出了一句“心怀山河,心有天地”。正巧那时候是一个转弯,迎面而来的是干燥的风和辽阔的山水,如同山...

【炮灰攻系统】【乔望舒】错骨 四

宋观再没见过那姚小姑娘。

但一直都有书信往来。最开始是姚小姑娘不知怎么地给宋观寄了一封信,地址自然是武林大会时宋观歇脚的那间小客栈。而那时候宋观已经打道回府了,接到信的掌柜拿不准怎么做才好,于是派了人连信带鸽快马加鞭足足追了小半个月才追到正因为顾长老要买脂粉而停下来的宋观。

宋观撕开信倒觉得有些惊讶,倒不是说这信写得花哨还是肉麻。而是因为这字。姚小姑娘不过一个十岁的小女孩,字却已颇具风骨,虽因为年龄小而笔力不足,但写得依旧风流潇洒。就连一向对姚小姑娘不冷不热的顾长老也凑过来赞了一句:“字还写得不错。”

但宋观在意的不是这个,他总觉得这字有些许眼熟。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顾长老笑眯...

【炮灰攻系统】【乔明】错骨 三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
最近迷上了女A文[允悲]

本来想写点阴谋什么的最后还是放弃了写傻白甜

――――――――――――――――――――――――――

经历了一次刺杀事件,不管是有心做戏的还是无心碰巧,总之陆堂主他们是不敢再把宋观留在奚城了。甚至陆堂主打算拜托顾长老第二日一早就送宋观回教中。宋观自己倒没觉得有什么,他总感觉昨晚上那个驼背的只是碰巧而已。毕竟就算抬举些说是次刺杀,那这场刺杀夜未免过于粗制滥造了。
漏洞百出不说,就连动手的人和时机地点也选得很不走心。据底下的人报上来,说是据点的一个底层人员,属于平时搜搜情报根本接触不到机密尤其是教主行踪的小文员。
这个消息报上来的时候大家都莫名...

【炮灰攻系统】【乔望舒】错骨 二

我觉得我自己真的是,为爱发电精力旺盛。
居然蹲在这个冷圈里这么久了并且坚持不懈地写同人一年半多。
想当初我是个只吃不产的白嫖啊……

――――――――――――――――――――――――

虽然小姑娘同宋观同患难了那么一时半会儿,但宋观还是很快就把对方忘到脑后了。
怪不得宋观,只是这裘长老最近布置的作业实在多得让人苦不堪言,稍有马虎便被裘长老冷嘲热讽。而且他又开始被迫跟顾长老学礼仪,搞得他最近几月被葛堂主喂圆了点的脸又消瘦下去。
真是伤心又虐身。
西风桂树秋,九月的时候,宋观跟着陆堂主和顾长老下了山做任务。或许是因为宋观一个二十多岁的大男人灵魂塞在这个小娃娃壳子里,所以做什么事放到他这个年纪都显得特别...

【炮灰攻系统】【乔望舒】错骨

【文案】

乔望舒x宋观

“哥哥,”他突然这么喊了一句。
宋观怔愣了一下,对于这个许多许多年前的称呼有些陌生,但他还是笨拙地轻轻搂住了对方,说:“我在。”
而乔望舒闭上了眼,睫毛轻轻颤动,像是蝶翅的欲飞。
他轻声说:“我以后只有你了。”

HEHEHEHEHEHEHEHEHEHEHE

无存稿,肝得很慢很慢

――――――――――――――――――――――

江湖也不是总是打打杀杀风谲云诡的,像是头顶的明月亏满阴晴,总有那么几十年是面上相安无事正邪两派分庭抗礼的。

大多数人都很喜欢这样的日子,天下勉强算是太平,谈不上是海晏河清,糊口足够了。当然,一些极端分子略过不提。

宋观算得上是命好的了...

我要高考了。

嗯所以就闭关了不再写文了。

绝对不写了!真的!

六月再见了。

【武华】发带

又名《假如华山拒绝了武当的求爱》
《如何正确使用发带》
《一滴醉的正确用法》
《两个神经病的爱情故事》

避雷:

武华,非个人

道长攻x剑客受

短篇

――――――――――――――――――――――

又是一年柳眼春相续,江南草长莺飞。开得热烈的桃花在街旁簌簌落下,此时武当刚提着一壶酒从酒馆里出来,街上孩童追闹,妇人嬉笑,众生百态。武当便抬头去看那散在风里的桃花,这日光太过刺目,冷冷地泛着白,像是华山惊鸿剑上凛冽的剑光。

华山用剑用得极好,也对,华山本就是练剑的。翩若惊鸿,矫若游龙,从前有一回华山来了兴致,于是在月光下为他舞了一次剑。冰凉的月色中,剑身上反射出锐利的白光,仿佛凝着一层寒霜。那人...

【炮灰攻系统】【乔明】酒不醉人人自醉

自我感觉挺甜的。
在高考的深渊中爬上来发个文继续沉下去。

――――――――――――――――

西山有庄,以人酒名,五味具存。
          ――《江湖异闻录》
江湖传言,西山上有一英雄衣冠冢,红颜埋骨地。其实吧,说是冢啊骨什么的,倒是有些生冷了,西山庄其实并没有这么骇人,甚至于某些时候,这庄子里做的事还能称得上是温柔似水。
西山庄本不叫西山庄,只不过是个极西处荒山上的一处破败屋子,后来因着它做的买卖有了些名气,也入了谢晨的一本游记《江湖异闻录》里头。还有些整日无所事事的风流才子,又给它取了个浑名“胭脂”。...

1 / 3

© 一颗柠檬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