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柠檬绿

死人失语,阅者无法向阳

吃的cp非常多,想到什么写什么

咸鱼写手,喜新厌旧怪

【炮灰攻系统】【乔望舒】错骨 八 (完结)


烂尾警告

 

宋观第二日醒来的时候脑子疼得厉害,浑身说不出来的酸软无力。偷偷瞄了一眼睡在身边的乔望舒,心里直叹喝酒误事喝酒误事。乔望舒虽然还睡着,但手一直圈着宋观的腰,宋观动了几下发现挣脱不开,也就随他去了。

他躺在床上怔怔看着头顶,上头细细描着大朵的缠枝菡萏,好看也不是很女气。宋观想过去那么多年里,乔望舒对他一直都很好,昨晚稀里糊涂地把事办了,这样好像也定下了关系。乔望舒绵长的呼吸近在耳边,喷得宋观有些痒,他没忍住动了动,正好把半梦半醒的乔望舒惊醒了。

乔望舒眨了眨眼睛,含含糊糊地开口问:“怎么了?”

宋观:“没什么,就是在想我们这算不算在一起了。”

乔望舒回过神...

【炮灰攻系统】【乔望舒】错骨 六

乔望舒进了圣教之后,宋观就很少见着他了。对方似乎也不是故意躲着他,只是不知怎的,就是很难碰的上。
宋观有空去找乔望舒的时候,对方总是在顾长老那里泡药浴,要么就是在刑堂做事。宋观这么一个天天游手好闲不务正业的教主不好意思去打扰别人正经人,只好捧着自己一颗对姚妹妹牵肠挂肚的心灰溜溜地回房。有时乔望舒也会来找他,也很不巧,宋观那时候不是被裘长老说教就是被铺天盖地的折子书信埋得昏天黑地。
不过,乔望舒生辰时还是见上了一面。宋观一直记得那个微不足道的小愿望,于是在那天专门带了自己雕的一只小玉牛,准备送给乔望舒。
宋观到了刑堂,听人说姚小姑娘不在,于是跑到顾长老那里去,顾长老刚走不久。
而那时乔望舒刚泡完药...

【炮灰攻系统】错骨 五

虞城是没必要再去了,宋观带着乔望舒直接回教。因着乔望舒有伤,所以宋观专门找了辆马车来,马车本就比不上骑马,这行程便一拖再拖。小毛驴也走得慢悠悠,一行人足足晃荡了十来天。
宋观借着小姑娘的光蹭了马车坐,这一背井离乡的路途上,看着身后车轮带起的滚滚尘土,姚小姑娘愈发寡言。宋观接触的女孩子一向少得可怜,也不知道该怎么哄人。姚小姑娘对宋观还是比较亲的,会微微笑也会说几句话,可是她不知道,她一笑旁人更心酸。
这日他们经过了一处小城镇,此时已将近圣教,姚小姑娘不知怎么了心情有些不大好。她躲在马车里躲了一天,本来宋观想叫她下来透透气顺便逛逛也被不冷不热地拒了。宋观磨了她好久,最后姚小姑娘开口说了:
“哥哥,...

【炮灰攻系统】【乔望舒】错骨 四

宋观再没见过那姚小姑娘。

但一直都有书信往来。最开始是姚小姑娘不知怎么地给宋观寄了一封信,地址自然是武林大会时宋观歇脚的那间小客栈。而那时候宋观已经打道回府了,接到信的掌柜拿不准怎么做才好,于是派了人连信带鸽快马加鞭足足追了小半个月才追到正因为顾长老要买脂粉而停下来的宋观。

宋观撕开信倒觉得有些惊讶,倒不是说这信写得花哨还是肉麻。而是因为这字。姚小姑娘不过一个十岁的小女孩,字却已颇具风骨,虽因为年龄小而笔力不足,但写得依旧风流潇洒。就连一向对姚小姑娘不冷不热的顾长老也凑过来赞了一句:“字还写得不错。”

但宋观在意的不是这个,他总觉得这字有些许眼熟。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顾长老笑眯...

【炮灰攻系统】【乔明】错骨 三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
最近迷上了女A文[允悲]

本来想写点阴谋什么的最后还是放弃了写傻白甜

――――――――――――――――――――――――――

经历了一次刺杀事件,不管是有心做戏的还是无心碰巧,总之陆堂主他们是不敢再把宋观留在奚城了。甚至陆堂主打算拜托顾长老第二日一早就送宋观回教中。宋观自己倒没觉得有什么,他总感觉昨晚上那个驼背的只是碰巧而已。毕竟就算抬举些说是次刺杀,那这场刺杀夜未免过于粗制滥造了。
漏洞百出不说,就连动手的人和时机地点也选得很不走心。据底下的人报上来,说是据点的一个底层人员,属于平时搜搜情报根本接触不到机密尤其是教主行踪的小文员。
这个消息报上来的时候大家都莫名...

【炮灰攻系统】【乔望舒】错骨 二

我觉得我自己真的是,为爱发电精力旺盛。
居然蹲在这个冷圈里这么久了并且坚持不懈地写同人一年半多。
想当初我是个只吃不产的白嫖啊……

――――――――――――――――――――――――

虽然小姑娘同宋观同患难了那么一时半会儿,但宋观还是很快就把对方忘到脑后了。
怪不得宋观,只是这裘长老最近布置的作业实在多得让人苦不堪言,稍有马虎便被裘长老冷嘲热讽。而且他又开始被迫跟顾长老学礼仪,搞得他最近几月被葛堂主喂圆了点的脸又消瘦下去。
真是伤心又虐身。
西风桂树秋,九月的时候,宋观跟着陆堂主和顾长老下了山做任务。或许是因为宋观一个二十多岁的大男人灵魂塞在这个小娃娃壳子里,所以做什么事放到他这个年纪都显得特别...

【炮灰攻系统】【乔望舒】错骨

【文案】

乔望舒x宋观

“哥哥,”他突然这么喊了一句。
宋观怔愣了一下,对于这个许多许多年前的称呼有些陌生,但他还是笨拙地轻轻搂住了对方,说:“我在。”
而乔望舒闭上了眼,睫毛轻轻颤动,像是蝶翅的欲飞。
他轻声说:“我以后只有你了。”

HEHEHEHEHEHEHEHEHEHEHE

无存稿,肝得很慢很慢

――――――――――――――――――――――

江湖也不是总是打打杀杀风谲云诡的,像是头顶的明月亏满阴晴,总有那么几十年是面上相安无事正邪两派分庭抗礼的。

大多数人都很喜欢这样的日子,天下勉强算是太平,谈不上是海晏河清,糊口足够了。当然,一些极端分子略过不提。

宋观算得上是命好的了...

【武华】发带

又名《假如华山拒绝了武当的求爱》
《如何正确使用发带》
《一滴醉的正确用法》
《两个神经病的爱情故事》

避雷:

武华,非个人

道长攻x剑客受

短篇

――――――――――――――――――――――

又是一年柳眼春相续,江南草长莺飞。开得热烈的桃花在街旁簌簌落下,此时武当刚提着一壶酒从酒馆里出来,街上孩童追闹,妇人嬉笑,众生百态。武当便抬头去看那散在风里的桃花,这日光太过刺目,冷冷地泛着白,像是华山惊鸿剑上凛冽的剑光。

华山用剑用得极好,也对,华山本就是练剑的。翩若惊鸿,矫若游龙,从前有一回华山来了兴致,于是在月光下为他舞了一次剑。冰凉的月色中,剑身上反射出锐利的白光,仿佛凝着一层寒霜。那人...

【炮灰攻系统】【乔明】酒不醉人人自醉

自我感觉挺甜的。
在高考的深渊中爬上来发个文继续沉下去。

――――――――――――――――

西山有庄,以人酒名,五味具存。
          ――《江湖异闻录》
江湖传言,西山上有一英雄衣冠冢,红颜埋骨地。其实吧,说是冢啊骨什么的,倒是有些生冷了,西山庄其实并没有这么骇人,甚至于某些时候,这庄子里做的事还能称得上是温柔似水。
西山庄本不叫西山庄,只不过是个极西处荒山上的一处破败屋子,后来因着它做的买卖有了些名气,也入了谢晨的一本游记《江湖异闻录》里头。还有些整日无所事事的风流才子,又给它取了个浑名“胭脂”。...

【京紫】爱与小舟

3月初春的空气中还残存着冬天的寒意,内陆地区是常年的干燥,尤其是今年气候异常,从东北方向刮来的冷风促进了战况的胶着。但是薇尔莉特·伊芙加登现在思考得更多的是如何彻底击败狡猾的像是老鼠一样退却到几百里外的敌军,而不是和其他少数女军一样在偶尔的空暇时间关注皮肤的干燥度和利用油脂进行手部护理。
这里是位于布尔兰斯王国和阿斯特雷亚王国的交界地带,缺少绵延山脉的天然阻隔,在南北战争爆发前就多有摩擦的边界问题借助这次偷袭再次升级,模糊不清的边界问题似乎是特尔西斯大陆难以避免的焦点――即使它冬暖夏凉,足以满足人类无边的欲求。但总是有终点的,不能像是投入战斗过久反而逐渐遗忘了为何而战。
薇尔莉特收起...

【勋鹿】肋骨

01.

我叫吴世勋。
在我16岁那年,我找到了我丢失的那根肋骨。

我一直觉得我缺了什么,左胸肋下寸深处有时总隐隐刺痛,带着难以言喻的沉重感。非常地空洞。我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种情况,尽管它已经陪伴了我16年。有时候我会无由来地发呆,这在别人看来就像是冷淡疏离、不好接近。
我乐得清闲,而带着缺失了某一部分的茫然。

鹿晗是在我站在奶茶店门口发呆时出现的。我那时候手里拿着一杯凉透的奶茶,看着街道上人来人往,头脑放空。回过神时握的已是一手心的暖意,还是黑发的鹿晗围着遮了下半张脸的针织围巾站在我面前,那双好看的眼睛就那样微微笑着。

他说:“你怎么了?这个给你暖暖手。”
我才突然反应过来,原来现在已经是首...

【炮灰攻】【填词】泥沼

原作《炮灰攻养成系统》十三眼黑猫

――――――――――――――

原曲:关淑怡《地尽头》

浮生盏茶尽,经年多是虚无

挽一回青衫八荒无春色

逝水过往处

拂晓三百年九嶷

湖下暗长吻

怀中一枝桃,断绝了狠厉

淡薄的暧昧,自私与疏离

倾泻的,是骨血凝粹的药

捧一盏孤灯燃一心生死火

零落爱意散到千百眼

日日流亡漂泊 本无枝可依

雨深竹枯寒

十指狱烦恼海下星光万千

无边荒原月冷人模糊

少阳风流敬杯烈酒

艳阳高照

叹这一生 都是过客

焰心独人舞

余下一把灰烬

捕风捉影抓不住半分香

小道去不返

古柳万条送一程

是不依不舍

谁欢度光阴,谢一世韶华

无心亦无忧,...

【炮灰攻系统】【诺亚】荆棘

推荐食用BGM :
ヨスガノソラ メインテーマ -願い-

ヨスガノソラ メインテーマ -記憶-

避雷:
。并不是小甜饼(自我感觉良好)
。私设多如狗
。对不起诺亚我圆不成heQAQ

――――――――――――――――――――

荆棘

诺亚死的时候其实并没有多大痛苦。也许是有的,只是因着他这一辈子受过的苦难折磨太多,所以反而到了临死时受的那致命一刀,并未让他有什么很明显的情绪波动。
扎在他腹部的把柄匕首其实只堪堪没入一半,也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恰巧扎在了上回受伤的地方,殷红的血顺着上头凿出的冷冽血槽接连不断滴落在地上,满地的流动血色,于是便结成大片泛着赤红的黑暗。
不远处是一个同他一样境地的人,也倒在...

【瑞金】暗自

。原著向
。ooc预警
。最近新入圈只看过动画
。bug可能比较多
。纯粹yy不要听我瞎讲
。时间线:格瑞在寒冰湖修烈斩
。瑞金世界第一美好

OK ?==== >GO

――――――――――――――――

金是个笨蛋。

每每想起那张总是笑得夸张傻气的脸,格瑞心里就会这么想。

十足的笨蛋。

不管是在哪一方面。过于直白的热情和勇敢,似乎没有经过大脑思考就莽撞地向前奔跑,不知道计较所谓利害得失只认定朋友二字,明亮的像是一团火焰,狠狠地撞进格瑞眼里,放肆燃烧着照亮了灰蒙的整个世界。

格瑞伸出手,手上戴着黑色的手套。手臂上附着的薄薄一层肌肉线条流畅纤长,看着依旧是十分有力。他想起那次和嘉德罗斯的战斗...

说一说为什么我们反对一键转载。

盐罐子:

2017年6月9日补充最新内容:


由于这篇文章发表后引起积极的讨论,很多人都向我询问了关于lofter知识共享协议的相关问题。


这里我要再次强调地说一下。



1. 每次我们用电脑端发文章时,左下角可以选择的那个就是【LOFTER知识共享协议】


如图:





2. 关于这六个协议,官方有明确说明,见:http://www.lofter.com/CreativeCommons







3. 其中第一条,如下图,很详细地说明了在lofter平台内最高...

【红色组】春光乍泄(很久以后的事)

灵感来源洛丽塔

………………………………………………

而今我已经忘记了他的面容

“我现在还记得跟他在一起度过的时间,每分每秒都涂抹着蜂蜜和阳光,浓郁的香甜气甜到发腻。”

“听上去很不错呢。”伊万坐在我的面前,听到我说的话他闭上眼睛,露出一个沉静温柔的笑。

“我永远不会忘记他所带给我的。”

伊万睁开眼睛,即使年老也依旧澄澈的紫色眼睛看着我,像是透过同样的黑发黑眸看向另一个人。

“你的发色和曈色和他一样漂亮。”

“谢谢夸奖。然后呢?”

“王耀和我在一起了有四年。他是学校里的教授,我做了他四年的助手。”伊万低低笑了起来。

“他是个很特别的人,明明才26岁可是莫名就有那种,嗯,你应...

【炮灰攻养成系统】【白虎】红线

我想哭,白虎,我的白月光。
作者大大更新的时候正在期末考,只看了一遍,细节没怎么记住,所以时间线可能会比较乱。
期末考连环刀TAT

…………………………………………………………

这世间的人和事大多消散离去,只有隐秘汹涌的思念拧成一段细细的红线。

白虎一开始不知道的,什么都不知道。

他那日睡在蛋里,身边是一条小青龙抱紧了他,体内有什么东西在不断流逝。他甚至能感觉到对方愈发鲜活的生命力和自己的枯萎衰败。白虎木木地躺在蛋里面,他的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起来,至多有一点模糊不清的轮廓。也因着这样的茫然无措,他甚至生出了些自暴自弃的念头,不如就这样被旁边那条丑巴巴的龙吃掉,这样也挺好的。

有...

【红色组】大熊猫、一带一路、高铁

离题万里!!!!
因为要求没认真看直接开笔写了!!!
挑关键词直接写了。

国设,跑题撒哈拉沙漠。
高考这么写会被打死的。
………………………………………………

“这边是最近新建的房子,现在还没什么人住。”

“那边街角开了一家新的面包店,有卖黑面包,还有克瓦斯,味道和从前我吃过的一样,很正宗。”

自行车清脆急促的车铃声散在风里,一个背着书包穿着白衬衣的男生骑车从王耀身边飞速滑过,衣服灌风发出猎猎声响。

王耀被惊得后退几步。

“小心点。”

“王耀。”

伊万把王耀拉近一步,看着王耀还没反应过来的脸。王耀回神不怎么在意地摆摆手,“没事的,不会死。”

“就算不会死,也会很痛。”

伊万低声接了...

1 / 2

© 一颗柠檬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