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柠檬绿

死人失语,阅者无法向阳

吃的cp非常多,想到什么写什么

咸鱼写手,喜新厌旧怪

当卧底的每天都在吃狗粮(2/2)


其实老板并没有我说的那么二逼兮兮的。

老板崩人设的时候看上去其实还是水平线的智商的,而老板不崩人设的时候就喜欢穿得特别佛系过着养生的生活,然后笑得人畜无害,看上去就很黑道大佬,气质就很可怕。

我怀疑这就是为什么警局要派我来当卧底。

因为有这样的一个老板怎么看都不会像是什么正经公司,哪怕它真的就是一个正经公司。

老板娘就不一样了,他什么时候看上去都正气凛然不容侮辱,真是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绝色莲花,气质就好的不得了了。

真是喜欢老板娘啊嘻嘻嘻嘻嘻。

不过就算是老板娘这样的大美人,只要他和老板一块儿出现疯狂给办公室里的人塞狗粮我就还是会抑制不住地暴躁。

尤其是我们...

当卧底的每天都在被迫吃狗粮(1/2)

当卧底的每天都在被迫吃狗粮



我是江小白,是的没错,就是这么又蠢又白还不费脑子有点像是狗的名字的名字。

我很不想承认,但是我没有改名的机会,因为我已经被注册成商标了。

我怀疑给我起名的那个人脑子可能进水了,要么就是傻白甜的霸总小说看多了。

其实老实说这个名字还可以,但是在这个耽美的世界里,这个名字的每一个笔画都有一股浓浓的BL清纯白莲受的气息。然后,我,很不幸地,长得也有点清纯又白莲。

我,是一个,皮肤白皙,腰细腿长,唇红齿白的一个小娘炮。


我一直搞不懂为什么我要长成这个样子。

手动黑人问号脸。

我特么是个卧底啊!!我怀疑作者...

【炮灰攻系统】【乔望舒】错骨 六

乔望舒进了圣教之后,宋观就很少见着他了。对方似乎也不是故意躲着他,只是不知怎的,就是很难碰的上。
宋观有空去找乔望舒的时候,对方总是在顾长老那里泡药浴,要么就是在刑堂做事。宋观这么一个天天游手好闲不务正业的教主不好意思去打扰别人正经人,只好捧着自己一颗对姚妹妹牵肠挂肚的心灰溜溜地回房。有时乔望舒也会来找他,也很不巧,宋观那时候不是被裘长老说教就是被铺天盖地的折子书信埋得昏天黑地。
不过,乔望舒生辰时还是见上了一面。宋观一直记得那个微不足道的小愿望,于是在那天专门带了自己雕的一只小玉牛,准备送给乔望舒。
宋观到了刑堂,听人说姚小姑娘不在,于是跑到顾长老那里去,顾长老刚走不久。
而那时乔望舒刚泡完药...

【炮灰攻系统】错骨 五

虞城是没必要再去了,宋观带着乔望舒直接回教。因着乔望舒有伤,所以宋观专门找了辆马车来,马车本就比不上骑马,这行程便一拖再拖。小毛驴也走得慢悠悠,一行人足足晃荡了十来天。
宋观借着小姑娘的光蹭了马车坐,这一背井离乡的路途上,看着身后车轮带起的滚滚尘土,姚小姑娘愈发寡言。宋观接触的女孩子一向少得可怜,也不知道该怎么哄人。姚小姑娘对宋观还是比较亲的,会微微笑也会说几句话,可是她不知道,她一笑旁人更心酸。
这日他们经过了一处小城镇,此时已将近圣教,姚小姑娘不知怎么了心情有些不大好。她躲在马车里躲了一天,本来宋观想叫她下来透透气顺便逛逛也被不冷不热地拒了。宋观磨了她好久,最后姚小姑娘开口说了:
“哥哥,...

【炮灰攻系统】【乔望舒】错骨 四

宋观再没见过那姚小姑娘。

但一直都有书信往来。最开始是姚小姑娘不知怎么地给宋观寄了一封信,地址自然是武林大会时宋观歇脚的那间小客栈。而那时候宋观已经打道回府了,接到信的掌柜拿不准怎么做才好,于是派了人连信带鸽快马加鞭足足追了小半个月才追到正因为顾长老要买脂粉而停下来的宋观。

宋观撕开信倒觉得有些惊讶,倒不是说这信写得花哨还是肉麻。而是因为这字。姚小姑娘不过一个十岁的小女孩,字却已颇具风骨,虽因为年龄小而笔力不足,但写得依旧风流潇洒。就连一向对姚小姑娘不冷不热的顾长老也凑过来赞了一句:“字还写得不错。”

但宋观在意的不是这个,他总觉得这字有些许眼熟。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顾长老笑眯...

【炮灰攻系统】【乔明】错骨 三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
最近迷上了女A文[允悲]

本来想写点阴谋什么的最后还是放弃了写傻白甜

――――――――――――――――――――――――――

经历了一次刺杀事件,不管是有心做戏的还是无心碰巧,总之陆堂主他们是不敢再把宋观留在奚城了。甚至陆堂主打算拜托顾长老第二日一早就送宋观回教中。宋观自己倒没觉得有什么,他总感觉昨晚上那个驼背的只是碰巧而已。毕竟就算抬举些说是次刺杀,那这场刺杀夜未免过于粗制滥造了。
漏洞百出不说,就连动手的人和时机地点也选得很不走心。据底下的人报上来,说是据点的一个底层人员,属于平时搜搜情报根本接触不到机密尤其是教主行踪的小文员。
这个消息报上来的时候大家都莫名...

【炮灰攻系统】【乔望舒】错骨 二

我觉得我自己真的是,为爱发电精力旺盛。
居然蹲在这个冷圈里这么久了并且坚持不懈地写同人一年半多。
想当初我是个只吃不产的白嫖啊……

――――――――――――――――――――――――

虽然小姑娘同宋观同患难了那么一时半会儿,但宋观还是很快就把对方忘到脑后了。
怪不得宋观,只是这裘长老最近布置的作业实在多得让人苦不堪言,稍有马虎便被裘长老冷嘲热讽。而且他又开始被迫跟顾长老学礼仪,搞得他最近几月被葛堂主喂圆了点的脸又消瘦下去。
真是伤心又虐身。
西风桂树秋,九月的时候,宋观跟着陆堂主和顾长老下了山做任务。或许是因为宋观一个二十多岁的大男人灵魂塞在这个小娃娃壳子里,所以做什么事放到他这个年纪都显得特别...

【炮灰攻系统】【诺亚】荆棘

推荐食用BGM :
ヨスガノソラ メインテーマ -願い-

ヨスガノソラ メインテーマ -記憶-

避雷:
。并不是小甜饼(自我感觉良好)
。私设多如狗
。对不起诺亚我圆不成heQAQ

――――――――――――――――――――

荆棘

诺亚死的时候其实并没有多大痛苦。也许是有的,只是因着他这一辈子受过的苦难折磨太多,所以反而到了临死时受的那致命一刀,并未让他有什么很明显的情绪波动。
扎在他腹部的把柄匕首其实只堪堪没入一半,也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恰巧扎在了上回受伤的地方,殷红的血顺着上头凿出的冷冽血槽接连不断滴落在地上,满地的流动血色,于是便结成大片泛着赤红的黑暗。
不远处是一个同他一样境地的人,也倒在...

【原创】红玫瑰

他在太阳落下时死去。

这是突如其来的离开,却寂静无声。生命的火焰借由来自地底的千年寒冰苟且偷生。他被冻住了,仍有意识。他躺在这个漆黑狭小的空间木然盯着眼前的虚无,时间似乎也因此凝固,在没有任何流动的状态下,如同那些封存了千年的木乃伊,有着不老不死的悲哀。他凝视黑暗。

有声音轻轻响起,是非常奇怪陌生的音调,短促有力,但似乎又不是那么陌生――他辨认了一会儿突然发觉它可能是某种代号。过于清晰的发音直至生硬疏离,介于有意义无意义之间的符号,并不是简单的句子。婴儿似的啼哭声飘忽不定,仿佛是站在他身后的十三个幽灵的哀鸣。

但声音突然在他意识中模糊消逝,他再抓不住那些从指间散开的流沙。那些可能是某个不...

月上柳梢头

 一 
  
万物存在必有其价值和意义。任何事物的诞生都会带来蝴蝶效应般神奇的影响。自然而然的因为周边的种种不可抗力,会滋长出某种神秘的力量,从而影响人的主观意思。这种力量往往会引导事物做出一些让人无法理解的决定。
  这些决定通常很愚蠢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很伟大。
  我醒来的时候,看见阿桐满脸泪痕。一双好看的眼睛水汪汪的,叫人想起杭州三月西湖的水光潋滟。阿桐秀气的手指抚过我的全身,在表面,也深入。他的手指又细又软,温度从指尖传到全身,会让人情不自禁地酥了半边身子。我一直觉得阿桐的手是不应该做这种事的,他应该坐在花瓣簌簌落着的桃树下,手里拿着一卷旧书,书翻开还有尘埃的气息。
  阿桐的眼睛里又滚了许多...

© 一颗柠檬绿 | Powered by LOFTER